03版:桃林场 上一版3  4下一版  
  2020年9月21日 星期  
返回永春新闻网
当天数字报
搜索: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4 缩小6 默认2       
昔人已乘黄鹤去

□ 潘少梅

惊闻王南斌老师去世的噩耗,已是三天之后。当我从朋友那儿证实消息后,眼泪顿时刷刷流了下来,止都止不住。

我和王老师很少见面,但他对我的帮助我永生难忘,他是我生命中的贵人之一。

三十年前,我从德化调回家乡,就听说诗人作家王老师的大名,不过还不认识他,而是先认识了他的爱人林姐,因为我们是同事。我们俩差不多同时要当妈妈,因此一有空就凑在一块交流怀孕感受,一起期待孩子的降临。不久,我们各自生下女儿,开始了漫长的产假。

有一天,我抱着闺女在一座祖厝的大厅里玩,忽然走进几个文质彬彬的人,其中一个声音带着磁性的三十多岁的男子引起了我的注意。见他们认真欣赏着祖厝柱子上的楹联,侃侃而谈,很有学问的样子,我忍不住凑了过去插嘴插舌,这才知道那个声音充满磁性、满面笑容的儒雅的人就是王老师,林姐的爱人。我趁机说自己热爱文学,喜欢写作。王老师便鼓励我给《泉州晚报》投稿。我觉得很难,他说:“不然你写一篇,先寄给我,我看了再帮你投。”我高兴极了。生孩子后,我整天带娃,不看书,不写作,经常跟村里几个小媳妇抱着娃娃东溜西逛,嚼舌头聊八卦,正感觉自己快成标准的糠糟了,没想到能遇到王老师,重燃了我写作的热情之火。当天晚上,我写了一篇文章,第二天就寄给王老师。没过几天,竟然真的在《泉州晚报》上发表了。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两三周就发表一篇,前前后后竟发表了二十多篇。如果没有王老师,我是肯定无法在报纸上发表文章的,因为我连投稿的勇气都没有。

几年后,我调到附城,新的工作环境压力很大,又整天忙于家庭琐事,写作自然抛到脑后。没想到有一天王老师又联系上我,邀请我参加美岭采风团,一起去美岭采风。难得出去逛逛,我开心极了,特地买了一个包,把孩子扔给她爹,跟着王老师他们出发了。一路上,王老师谈笑风生,妙语如珠,我才发现他不仅会写作,还是一个博学多才的人,琴棋书画样样拿手。他谈到好多本书,我竟然连书名都没有听说过。他问我看了些什么书,我的脸红了。那几年,除了教科书,我连报纸杂志都极少看。王老师于是说:“要写好文章,一定要多读书。天文地理、文学军事、宗教哲学都可以读。不广泛阅读,写出来的文章就没有深度,在文学的道路上肯定走不远。”我十分惭愧,因为没有阅读,我写的文章确实越来越差劲。可惜我像个扶不起的阿斗,虽然记住了王老师的话,却依然没有行动。渐渐的不再动笔,这一停便是二十年。

前几年,微信开始流行。一位同行把我拉进一个群,我发现王老师竟然也在群里,就加他为好友。打过招呼,他跟我聊了起来。这次我们没有聊文学,而是聊到了孩子的婚事。因为我们各自的闺女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孩子的择偶便成了我们的热门话题。我们的共同感觉是女孩子不要太晚结婚,但是也得看缘分。在王老师的言语里,我看到了一颗慈父之心,不由被深深感动。不久,王老师便向我约稿,说微信版《永春作家》需要两篇文章。我找出我发在朋友圈里的两篇拙作,修改之后发给他。过了两天,朋友圈公众号《永春作家》就出了我的文章。经过编辑,我觉得还真不错,自己先孤芳自赏地读了好几遍。王老师告诉我,其中一篇写得很好,他收到了好几个网友的好评,还截图给我看。可惜我再次像个扶不起的阿斗,又停下来不再动笔了,也没再跟王老师联系,只是默默地关注他在朋友圈的动态,随时给他点个赞而已。

相识是缘,有缘与王老师认识,并一而再,再而三地得到他的帮助和鼓励,他像棵树默默地扎根在我心里。想到他,我唯有感恩。我曾不止一次地想,等退休后,一定要去找林姐,找王老师,跟他们泡茶聊天。没想到人生无常,王老师的生命戛然而止,留给我们的是无尽的悲伤和思念。

王老师走了,昔人已乘黄鹤去;但王老师永远活在我心中!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3 缩小5 默认1       
   01版:头版
   02版:综合
   03版:桃林场
   04版:专刊
忆慈母
行走在纽约秋天的路上
昔人已乘黄鹤去
路,在脚下延伸
行走在丽江古城
秋登大白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