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版:桃林场 上一版3  4下一版  
  2020年9月21日 星期  
返回永春新闻网
当天数字报
搜索:  
下一篇 4 放大4 缩小6 默认2       
忆慈母

□ 林文联

母爱是质朴的,她总是心清如水,原汁原味;母爱是执着的,她总是掏心吐哺,不打折扣。母亲勤俭持家、任劳任怨、含辛茹苦、养儿育女。那清晰的场景如叶片纷纷飘落,历历在目。

五十年代初,解放后正当盛行自由婚姻。母亲和父亲从相识、相知到相爱,组成了家庭。在那个年代,母亲虽是一村姑,但娇小靓丽,而且聪明能干。这和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分不开的。外婆走得早,母亲姐弟三人都给人当童养媳。母亲刚好给我老家一户人家当童养媳。从小就开始干活,养成了勤劳能干的习惯。婚后,先后生下了我们兄妹五个。

六十年代初,祖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之时。农民颗粒无收,只能靠吃野菜,啃树皮,吃糠咽菜充饥。当时不知夺走了多少生命。如今同龄人谈起当时的惨状,都竖起大拇指说父母亲没让我们饿死,确实太伟大了。在那资源匮乏的年代,儿女成群,父母的重担可想而知。灾害刚开始时,还能从食堂分回一桶粥,说得好听叫粥。其实一桶粥里捞不出一碗饭粒。母亲每次喝干粥汤,把碗底那一口饭粒倒给我。那时,我还小不懂事。狼吞虎咽,三下五除二。然而,母亲忍着饥饿,还要照常出工,挖地、挑粪、挖树头、干重活。有时可以分到几两米,全家六七口人,怎么度日呢?母亲就缝只小口袋,把米放入袋中,再放进锅中煮到有点粥汤样时再捞出。放些野菜、草根,勉强糊口。这袋米煮了两三次后,再配入麦柱(闽南语),再度一顿。即使是这些饭渣,母亲也舍不得吞下,照样倒入我碗中。下午还要干着和男人一样重的体力活。为了养育儿女,母亲长年累月地忍饥挨饿,拼命地劳动。饥饿、劳累,瘦小的身躯终于扛不住了,累倒了,病魔夺走了她那年轻的生命。那年她才五十岁。长大了才明白,母亲是用她的血肉之躯来养育我们,是用她的生命换取我们的生存、成长。

如今我每月有几千元的退休金,那也是得益于我母亲高瞻远嘱的育儿理念;得益于母亲执着的信念,睿智的抉择。不要小瞧我母亲是一个农妇,却有着惊人的远见。文革中期,学校复课了。经过三年多的农村生产劳动,母亲死活不让我呆在家里干农活,一听说学校复课了,马上找贫下中农管理学校的干部,找校长让我复学。在母亲严厉地教诲下,我读完初中,以优异的成绩考入高中。要是现在考入高中是非常高兴的事,但是在那个年代,我却为了十几元的学杂费而难住了。母亲说砸锅卖铁也要让我上学,她东借西凑,让我顺利地上完高中。后来我走进工薪阶层,了却了母亲的愿望。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待。就在我参加工作的前年,母亲走了。母亲一生没有吃过山珍海味的美食,没有穿过花样翻新的服装,没有住上砖瓦楼房,却给我们留下了吃苦耐劳、勤劳善良、高瞻远瞩做人的宝贵精神财富。

下一篇 4 放大3 缩小5 默认1       
   01版:头版
   02版:综合
   03版:桃林场
   04版:专刊
忆慈母
行走在纽约秋天的路上
昔人已乘黄鹤去
路,在脚下延伸
行走在丽江古城
秋登大白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