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版:桃林场 上一版3  4下一版  
  2020年9月14日 星期  
返回永春新闻网
当天数字报
搜索:  
3 上一篇 放大4 缩小6 默认2       
饭 量

□ 郑少君

饭量是件让我烦恼的事。

念书那几年,父亲看着我吃饭,常挂嘴上的一句话,就是“你有两个胃”。寒暑假回惠安老家,母亲在一日三餐的基础上,还要为我多做上两顿。问题的重点是,指标之外的加餐,我吃得并不比正餐少。那感觉,就好像自己真有两个胃似的。

我的中学时光,总是处于一种“大错偶犯、小错不断”的状态。惠安四中是我母校,学校有个老师是父亲的同学,对我很好很负责任。每每犯事回家,我总是很仔细地观察家里的地板有没有烟头。父亲没什么朋友,也不抽烟,倘若家里有抽烟的人来过,基本上就是他这位同学来家访过了。风吹草动,父亲大为光火我在学校的那些胡闹事,他会训的,狠狠地骂。只是骂归骂,一到饭点,我总是能瞬间克服挨剋所带来的不快,胃口分毫不受影响。和我相差一岁有余的胞妹在这一点上,就和我形成鲜明的对比,她虽说少被父亲骂,但只要被骂,她就吃不下饭了。真是有点傻!

后来领工资了,就有亲朋好友来邀“会子”,这是民间小额互助的一种集资方式,当然也有风险。我一般以饭量为理由婉拒邀会的“会头”,饭量大则少余钱。

可能有看官要问,你说饭量大,能有多大?在此举三两个实例吧。

有一次,和同学任大鹅去东街二郎巷柯猫家里蹭饭。我们是不速之客,阿姨并未多准备饭菜,就让我和任大鹅先用已煮好的饭菜。风卷残云般,我和任大鹅各自吃下一大盆炒饭,瓜分了满满一盆不少于一斤重的卤肉,以及一砂锅杂菜汤。此处请注意量词“盆”!可能有人会说,那任大鹅饭量也蛮大嘛。未完待续……柯猫不是还没吃吗?阿姨打算煮份面汤给柯猫当晚餐,她慈祥地看着我和任大鹅,“有没有吃饱?要不要再来点面汤?再多煮点?”任大鹅打着饱嗝连声说“饱了饱了”。我迟疑了一下,说:“不然……再帮我多煮碗面汤吧。”然后……我又吃光了一盆面汤,和柯猫的那盆分量相当。

许多年前,柯猫结婚那天,我当伴郎。闽南的习俗,新娘家端上糖水鸡蛋,迎亲的人手一碗,每碗四个水煮甜蛋,寓意成双成对甜甜蜜蜜。初次当伴郎,没经验,我不假思索地将四个鸡蛋带糖水给吃了。柯猫的岳父岳母为人仁厚,迎亲的过程没有任何耽搁。迎亲路程很近,从泉秀路到二郎巷,当时仅需十分钟的车程。新娘一进门,新郎家也端来糖水鸡蛋,人手一碗,标配的一碗四蛋。我还是没经验,连蛋带汤又吃下了。搁碗放筷,我才发觉其他人或是抿口糖水,或是象征性地吃上一小口甜蛋,像我如此实在地在半小时内吃八个甜蛋的,还真鲜见。

老城区城基路曾有一家餐馆,姜母鸭是招牌菜。我曾独自一人在店里一餐吃掉了一只鸭子、一盘青菜、一大盆海蛎豆腐汤以及两大碗饭。结账时,老板送了我四个字——“你真能吃”。

饭量大了,吃相就显得凶猛些。以至于每次赴宴或与朋友小聚,家里人总会提醒我在家先吃点,以免餐桌上吃相过于难看,形象不佳。这些年参加的喜宴已是极少,之前类似喜宴这样的大场面,我喜欢找一桌素不相识的入座,好处是可以吃得肆无忌惮。

早时物质不甚丰富,过集体生活,米饭并不能像如今这样管够。集体用餐时,饭量大的要留点小心思,才能吃得饱。第一次盛饭只能先打半碗,吃下半碗饭用时较短,可以很快去盛第二碗了。这时你大可满满地盛上一碗,甚至还可以用饭匙再压一压。假如第一碗就盛满了,吃完你就会发现,饭桶里基本上颗粒无存了。

饭量大,好像肚量就小了。特别是关于吃饭的事,时常纠结耿怀。

记得某年五一黄金周,那会还是七天长假,放假前天晚上,我在兰台路附近的“新农家”酒楼订桌,约聚餐。二楼的大露台可摆下七八桌,恰时令不冷不热,我订了其中的一大桌,呼朋唤友八九位。大家连日辛劳工作,可适当放松放松,都爽快地答应了。我约的是六点,主人先到,点了菜。闽南有句俗语“等人易老”,近七点,第一位客人仍未出现,菜却陆陆续续上齐了,满满当当一大桌。我忍不住动筷,先吃上了。这时,耳边传来一阵惊奇的童声:“妈妈你看,那位叔叔好能吃哦!”我抬头一看,邻桌一小女孩用手指捅了捅她妈妈的侧肩,往我这桌张望。是挺能吃的!一桌菜,一个人,露台上,这画面也是醉了。还好未被放鸽子,大家紧赶慢赶,陆陆续续还是来了。

说到放鸽子,忽然想起高中语文老师说过的一句话:“请吃饭是不能骗人的。”许多年来,总参不透这话的现实意义。直到有一天,才对这话有了“多么痛的领悟”!请客者下午约的晚餐,说是到点发位置给我。有人请吃饭毕竟是件快乐的事,我向家里报停膳,下午爬山锻炼后,就在家等信儿。左等右等等到晚上八点半,那是饿得前脊贴着后背。我琢磨一番后给对方微信发去了一个问号。过了大概一个小时,微信收到回复——“我们结束了,已经回了。”这般操作,让人瞠目结舌。我再琢磨了一番,分析了三种可能性:一是请客者平常工作很忙,确确实实是忘了再联系我,只是这种可能性较小;二是我在请客者心目中无关紧要,可有可无,感觉这种可能性也不大;三是请的某位客人和我不对路,而这位客人对请客者而言又尤为重要。但无论如何,总要给个信忽悠我一下,找了理由推掉对我的邀约吧!虽说我素来涵养不够,但配合这种忽悠的雅量还是有的。“请吃饭是不能骗人的”,这句话一直充斥于我的饥饿感之中。大半夜了,还没吃饭,怎么办?这又有三种大致可能出现的情景:一是在家人充满疑惑的目光中,自己灰溜溜地去厨房下碗面;二是到小区附近的小餐馆吃,饭后再四处溜达几圈,拖延点时间,假装成聚餐后回家;三是自己出门后,临时起意约上三俩人吃点夜宵喝点小酒,可惜平添了一笔意外开支。近期热播的电视剧《燃烧》有句台词:“人类最复杂的情感,不是悲痛,也不是愤怒,而是羞耻感。”没办法,饭量大的人在饿着的时候,是会胡思乱想的。

写着写着又到饭点了。吃到一半,我突发奇想地搜索了“饭量大”这一词条。手机屏幕上跳出许多条医疗健康的链接,大致是饭量大有可能是高血糖是甲亢,等等。吓得我赶紧又添上一大碗柴火饭,给自己压压惊。

3 上一篇 放大3 缩小5 默认1       
   01版:头版
   02版:综合
   03版:桃林场
   04版:专刊
一树花开满庭芳
暮夏与友人行
最后的莽荒纪
饭 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