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版:桃林场 上一版3  4下一版  
  2020年6月29日 星期  
返回永春新闻网
当天数字报
搜索:  
下一篇 4 放大4 缩小6 默认2       
初夏的清晨

□ 袁道霞

踏着初夏的节奏,我调整了运动计划,跑步依然成了必选项。锻炼贵在坚持,这是许多坚持锻炼或喜欢锻炼却不坚持的人的共同心得。老实说,跑步于我,也是一件痛并快乐着的事情,它没有跳舞那么轻松,也没有打球有人互动,它是一项孤独的运动。

清晨,闹钟里《滴嗒》的绵长铃声已响过,我摁掉再等了十分钟,当这段温婉的音乐再响时,我跃身而起,问老公:“准备起床了么?”他语带疲惫又带几分坚定地说:“不起。”想必是昨天义务劳动劳过头了,我准备停当便一个人出了门。我常和老公结伴跑步,去时,总是他在前,我在后;返时,则是我在前,他在后。

出发时,经过门岗,门岗以外是山路。门岗处桌子上的电视自顾自地放着娱乐节目,与之并排摆放着的监控显示器似有画面在闪动,又似没有,门卫躺在那张1米宽的小床上鼾声如雷;门岗旁是新翻建的摩托车库,车库顶上时而哗哗作响,时而悄无声息,我想,大概是调皮的松鼠做着早操;山坡上草丛里有勤劳的女人在打草,她们家的兔子在接下来的雨天里不用愁吃了;迎面而来的是机电车间的一个工人,我总是在刚出发时碰见他回来,这个时节,他已光着膀子了,一看就是资深范;偶尔出来的三个小伙子总是或迟或早,每天必出现的两位老妇人今天也暂时只出现了一位,每个人都以不同的方式坚持着。路边枝丫上的毛毛虫依然像盛开的花,我见证着它们从浅浅的粉变成浓浓的黑,它们总是硕大而饱满,远远看去,也有几分可爱;一只长尾鸟一展其漂亮的羽毛从路的一侧飞上山坡,又从山坡上飞回草丛,人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难怪它长得那么健壮。

归来时,经过门岗,门岗往里是生活区。门卫依然睡得很香,晨醒的嘈杂大大削弱了他的鼾声;门岗往下的小卖部大敞着门,和许多个清晨一样,依然是电视里的人在费力表演,真人却绝不出现的画面;小卖部对面,一个盛水的塑料桶正向外溢水,炉子上煮着满满的一锅笋,沸腾的水泡不时地跳出锅,溅在煤炉上,发出‘滋滋’的声音;再往前,一个女人背对着马路,站在路沿上耐心地梳着她那长而蓬松的头发,她手上的胶梳现已不多见;几个正往硐口赶去上班的男人,贪婪地吸着烟,他们或叼在嘴上不松口,或夹在两指间频繁地往嘴里送,抽烟的节奏和步伐同样急切,上班不能迟到,而烟要等下了班才能再抽,两者一样重要;他们所经过的职工宿舍前,一个环卫工人提着一个黄色的垃圾桶正往垃圾车里倒垃圾,又将地板上几个瓶罐塞进垃圾车手把上挂着的一个装过米的袋子里……

一辆摩托车急驰而过,截断了我的视线,我也已到了楼下。回望这初夏的清晨,心里油然而生一种感怀:繁花开了,又谢了。春天来了,又走了;而人生呢?所有的故事都是现在进行时,你观看或是不观看,它都在上演。人生路,一步一脚印,这是我跑步得之不易的领悟。你可以选择相信或不相信,你也可以选择站在原地或出发去寻找自己认同的人生真谛。

下一篇 4 放大3 缩小5 默认1       
   01版:头版
   02版:综合
   03版:桃林场
   04版:专刊
初夏的清晨
半根牙签
比湖更澄澈,比海更遥远
乡村感怀
温馨热水瓶
甜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