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版:专刊 上一版3  
  2020年5月18日 星期  
返回永春新闻网
当天数字报
搜索: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4 缩小6 默认2       
鼠年话鼠

今年是鼠年,说说与鼠有关的趣事。

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老鼠最让人类头疼的就是它的繁殖速度,如果生态失衡,老鼠就容易出来肆虐,所以自古人类对鼠是没有多少好感的。古籍《礼记》中就记载天子“迎猫,为其食田鼠也”,列为古八蜡(蜡祭)之一。据德化县志记载,明朝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田鼠大作,一亩之田多至数千,春食秧,冬食谷,畦畔皆鼠,道草为不生”,造成第二年米价大涨,人多饿死。闽南语俗谚有云“饲老鼠咬布袋内”,是说将老鼠当成宠物来养,结果它却将家里的盛物布袋给咬破了,其意思与引狼入室、养虎遗患差不多。

可是在十二生肖中,鼠却高居首位,这又可见人的矛盾了。干支的循环总是从“甲子”开始,于是便有了一些奇怪的故事。据《鹭江志》《池北偶谈》等记载,明朝崇祯十三年(1640年),住在厦门的僧人贯一掘地得古砖,砖上刻有四行古奥难懂的隶字:“草鸡夜鸣,长耳大尾,干头衔鼠,拍水而起……”后来有人解释说,这些文字说的是郑芝龙、郑成功家族的兴衰史。“干头”为“甲”字,“鼠”为“子”字,“干头衔鼠”说的是甲子年。明朝天启四年(1624年)正好是甲子年,郑芝龙从日本逃至台湾,开始了纵横海上的生涯,而一代民族英雄郑成功也恰好出生于这一年。清朝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施琅率清军统一台湾。第二年(1684年),设台湾府,这一年又是甲子年。所以有人说,郑家基业兴起于甲子,亡于甲子。

老鼠惹人厌,大概只有佛家能以众生平等的心肠善待它了。北宋文豪苏东坡在《次韵定慧钦长老见寄》诗中有句“爱鼠常留饭,怜蛾不点灯”,说僧人担心庙中的老鼠挨饿,时常在阴暗处放些饭食。元代泉州开元寺僧人广漩,曾经作诗咏鼠,有“寻光来佛后,窃食犯僧残”之句。值得一提的是,在永春普济寺,竟然有两则高僧与鼠的佳话。明代高僧文峰擅长书画,他住持普济寺时,因寺中山鼠极多,常啮坏衣物、法器及佛像,就挥笔在一块木板上画了一只大花猫。画中之猫栩栩如生,夜间眼能发光。文峰和尚把画挂于寺院边上,并吩咐众僧:“如发现山鼠出入之处,可把此画移于该处,山鼠自然不敢妄动。”此后寺内便无鼠患。据说这幅镇寺的神画,竟被嘴馋的小和尚偷去换鱼吃了。近代高僧弘一法师在普济寺闭关时,也受到老鼠多的困扰。法师因读到古书中载有饲鼠之法,就试着在墙角撒放饭粒供鼠聚食。有趣的是,弘一法师每天只吃两餐,所以他喂鼠也是每日两次。当老鼠来吃时,法师还为它们“发愿回向”,结果人鼠相安。当时为弘一法师“任供养之役”的蓬壶居士林奉若,在《弘一律师饲鼠经验谈广义》一文中说:“饲鼠一事,一公特书之,见者或疑而不信,固不足与语;或以为小节,而不知推广之即大道。”

在永春县石鼓镇桃星社区还有一座鼠母宫,旧时也作鼠尾宫,始建于明朝年间。不明就里的人望文生义,以为此处信仰与鼠有关,其实是因其周边地形如一只鼠而得名。在达埔镇乌石村还有个叫“老鼠垅”的小地名。

在闽南包括永春有一则广泛流传的“老鼠咬石磨”的故事,不同地方的版本会稍有差异。故事大概是说一个很穷的少年,见到磨浆后的石磨有米浆残留,引得老鼠来偷吃,就大叫“老鼠咬石磨”,结果众人都笑话他胡说。后来他富贵了,有一次故意向乡人说他看到石头被太阳晒得翘起来了,大家却附和说这是真的。这则故事讲的是人穷被人欺的道理。

闽南语中称丝瓜为鼠瓜。永春民间流传一副趣联:“龙眼树缠虎爪豆,龙虎相斗;猫字竹搭鼠瓜架,猫鼠同眠。”(猫字竹又称猫狸竹)此联顺手掂来,以农村中常见之景入联,有着浓郁的乡土气息,妙趣横生。相传这是很早以前农民在农忙之余偶然创作的,尤为难得。

□ 通讯员 林联勇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3 缩小5 默认1       
   01版:头版
   02版:综合
   03版:桃林场
   04版:专刊
各界合力帮扶在柬遇难永春人家属
鼠年话鼠
数十年免费送餐给流浪、残疾人
敬老尊贤 “七叶衍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