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版:桃林场 上一版3  4下一版  
  2020年5月18日 星期  
返回永春新闻网
当天数字报
搜索: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4 缩小6 默认2       
老虎的故事

□ 林中人

年岁渐长,偶尔回想童年时光,觉得有些往事很有趣。而在这有趣的背后,却藏着历史的影子。

比如小时候,晚上几个孩子挤睡一张大大的木床上时,总是欢闹声不断。如果你想睡在中间,旁边的孩子就会象巫师一般念念有词:

“虎、虎、虎脚仓(闽南语指屁股)!不给你睏中间!”

意思是吓唬说睡在中间是会摸到老虎屁股的,危险得很。有要睡在床的外沿的,别人又会念道:

“睡床墘(床沿),给虎骑(扑食)。”

有欲睡床内侧的,又念:

“睡后背,给虎轧(用嘴巴拱)。”

这些孩子间玩笑的说法,其实是受到大人常讲的“虎精”故事的影响。那些比较恐怖的“虎精”故事,曾经一代代地流传下来,印在一代代孩子的记忆深处。什么“虎精”数饭粒啦,什么注定被“虎精”吃的人会变成猪,等等,很多光怪离奇的情节,都是先民们丰富的想象。

现在的孩子,哪里还会玩这种小把戏呢?因为野生老虎离我们是越来越远了,当年的孩子长大后也不再讲那些老掉牙的故事了,现在无忧无虑的孩子们在梦魇里也不会碰到“虎精”了。

老家四面都是山,尤其是北面的天马山,横亘于永春和德化两县边界,高峻林密,人处山中,就如在井中坐。从前,这里经常有老虎出没。传说,不知哪个时代,有一个功夫很好的拳师,到山里的龙湖岩拜访和尚,临别时和尚对他说,山间有虎,小心为妙。拳师亦无所惧,拿一根竹竿就走了,半路上果真遇到一只吊额白晴的老虎袭来。拳师举起竹竿一杵,就将老虎挑落山坡,自己安然回家。

那天回到家中,无意中听伯父讲起一个真实的老虎故事,不禁勾起久远的童年记忆,真是感慨良多。

据伯父回忆,上世纪六十年代初,不时有对岸的传单飘过来。有一次,大队出动所有社员上天马山搜寻“特务”。那时伯父年轻力壮,和几个伙伴疾疾走在前面,一直爬到一个山尖,已是快中午,把其他大队人马都甩到后面了,停下来正要吃“加茨”饭(用“加茨”草编成袋子装盛的饭)。忽听得下面一阵乱轰轰地喊:“有虎!有虎!”伯父和伙伴听到喊叫,吓得顾不上吃饭,一溜烟跑下来和大家会合。现在老虎是保护动物,当时却是要“剿”的。有个三十多岁的社员叫许坛,胆也真大,说:“嚯!什么虎我没见过?!”山上的蒿草长得有一人半高,他手持装有长木柄的柴刀,咋咋呼呼地去拨弄蒿草,几个民兵持枪跟在他屁股后面。谁知那虎就躲在蒿草丛里,许坛一阵瞎拨弄,也没看见,那虎“呼”地蹿出来,扑住他就翻滚下去。那几个民兵愣了愣神,胡乱开枪射击,也不想想人和虎滚在一起,伤了人怎么办?幸好是没有射到人,那虎就跑开了。这一下子全乱了,不但大队,整个公社的社员都被动员起来上山来围虎。又赶紧打电话到县武装部求援,武装部的人问在哪里,这边告诉他是“吾峰”,那边却听成“马峰”,跑到另一个公社去了,这么一折腾,等武装部的人赶来时,天色已晚了,于是下令连夜围山。但夜色茫茫,人心惶惶,老虎动作又敏捷,哪里围得住?那只虎连夜逃逸而出,后来听说是跑到内半县,也可能是德化的赤水,最后还是落到虎橱被抓到了。

我听了有些疑惑:“怎知后来橱到的就是那只虎呢?”伯父说:“那只虎当时被枪打伤了一脚,有这个标记。”几千人围虎,想到这历史的一幕闹剧,我听了也只是哈哈一笑。但接下去的故事就有些恐怖了。

话说那许坛没打到虎,后颈倒被老虎扒拉了一下,后来虽医治好了,却留下后遗症,就是脖子有点驼,大家就都叫他“虎扒坛”。自从被虎抓伤以后,“虎扒坛”就有些“神神”的。有一次他到县城去,回来已是月黑风高的晚上了,当他独自一人走到一个阴冷的山路转弯处时,见那里站着个人。那人拿出烟枝来请“虎扒坛”抽,“虎扒坛”接过烟叼在嘴里,可是怎么也点不着火。他恼怒地骂了一声,把烟枝扔到草丛里,转眼一看,那个人就不见了,原来是“鬼”变的。“虎扒坛”吃惊不小,一溜烟跑回家。第二天醒来,他一直琢磨昨晚的事是不是真的,一心要探个明白,就回到遇“鬼”的地方,在扔烟枝的草丛里仔细寻找,结果发现是一块瓷片,难怪点不着火呢。

我听了以后,就有些毛骨悚然了,问伯父:“这有影吗?”伯父笑着说:“这是‘虎扒坛’自己跟人讲的。”哈哈,朋友,你相信这是真的吗?反正我的这个老虎的故事是讲完了。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3 缩小5 默认1       
   01版:头版
   02版:综合
   03版:桃林场
   04版:专刊
山的味道
老虎的故事
春·感悟
邂逅暖春
栀子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