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版:桃林场 上一版3  4下一版  
  2020年5月18日 星期  
返回永春新闻网
当天数字报
搜索: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4 缩小6 默认2       
春·感悟

□ 林雅萍

儿时总不喜春天,因为雨天多,春天的雨水向来不够洒脱,从不一次性下个痛快,下一会儿,停一会儿,这雨限制住了爱往外疯跑的我。学校组织的春游,也经常遇到雨天,时常是睡醒来下的雨,下小半天,让春游不得不取消,浇灭了想春游的雀跃心情。

顽童体会不到“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的喜悦,却也看得到“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看呐,小池塘里飘满了浮萍,细细碎碎,嫩绿嫩绿的,鸭子最爱吃。和小伙伴们拿了瓢和桶,捞浮萍喂鸭子,这是一项大人交予的任务。干完正经活,就可以捞池塘里的小蝌蚪,黑褐色的小蝌蚪成群结队的,两只小手合起来一捧,就能捧起来很多。装进瘪得不成型的矿泉水瓶带回家,放到家里废弃的碎边脸盆里,盼着它们变成小青蛙。每天起床先去“视察”小蝌蚪们的长势,如果顺利,可以看着它们长出后脚,再长出前脚,最后往往尾巴还未全部消失它们就寻个时机各自跳散去;如果不顺利,因顽皮惹得妈妈不开心,小蝌蚪们也会年纪轻轻地就成为鸭子们的美食。

我家边上有条小溪,小溪上横着窄窄的石桥,石桥上一侧还凿了一条水沟,童年时水沟里总是清澈见底的水缓缓地流,大雨后能在水沟的泥沙里捡上好些沙螺。隔着小溪的对岸,是一大片的农耕地,很平整。每年春耕前,地里面都能长满一种不知名的野草,兔子最爱吃这种草。这些草贴着地面长,长不高,叶子像蒿,应该也是某种蒿吧,会开黄色的小花。下雨过后的田野,这成片的野草还挂着晶莹的水滴,远处看像铺着青绿色的毯子,多年后读到“草色遥看近却无”,满脑海都是这新绿的海洋。

到春末,雨水少了,各类花草都长好了,也开好了,空气中弥漫着混杂好闻的花草香,风已然是带着温度的风,田地里各类蛙虫开始在人们忙完活的晚饭时间叫唤,一阵一阵,此起彼伏。少年为赋新词强说愁,总在这时候想起朱自清的“这时候最热闹的要数树上的蝉声和水里的蛙声;但热闹是它们的,我什么都没有”。如今感受这光景,心里眼里都是对新生和力量的敬畏。

虚度几年光阴,对春天有了和儿时完全不同的期待。开始学会等待一夜雨疏风骤后的春光明媚,看过了耕种不易,知道“春雨贵如油”;学会了感受生命,知晓“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的力量;略懂得了洒脱,可以“一蓑烟雨任平生”,可以坦然“回首向来萧瑟处”。人在变,春却亘古不变,永远给人希望,给人力量。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3 缩小5 默认1       
   01版:头版
   02版:综合
   03版:桃林场
   04版:专刊
山的味道
老虎的故事
春·感悟
邂逅暖春
栀子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