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版:桃林场 上一版3  4下一版  
  2020年1月13日 星期  
返回永春新闻网
当天数字报
搜索:  
3 上一篇 放大4 缩小6 默认2       
霸爸爸

□ 周雅琼

小时候,我一直觉得我爸爸很霸道。

电视机的遥控器永远捏在他手里,我们想要看电视还要小心央求。每次他下班回来,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电视,调到自己想看的频道,然后瘫在沙发上一动不动。有时候我看他眯着眼睛好像睡着了,就悄悄走过去要拿他放在肚皮上的遥控器。人还没走近,他就醒了,睁着眼睛,像一头警觉的狮子凶猛地盯着我,再低头看看肚皮上的遥控器,就像狮子盯着猎物,看它还好好地呆在肚皮上,才又安心地闭上眼睛。此时我已经默默缩到角落里了。

我爸在家不仅要霸占电视,还要剥夺我们的话语权。从来都是不要“我们觉得”,只要“他觉得”,他说对就是对,不容许我们说不对。我很怀疑,他才是“明学”创始人。

有一次我记得很清楚,妈妈炒了一碗花生,我不吃花生仁外面那层红色的花生膜,就把膜吐在碗旁边,我爸眼神不好,非说那是我嚼烂了的瘦肉,说我浪费。我再三辩解那不是瘦肉,他偏不信。

“我觉得它是,它就是!”我爸拿着筷子,戳着那堆所谓的“瘦肉”一副全然不容争辩的盛气。

我爸酷爱逛超市,有一天我发现他的微信步数有两万步,就问他今天去哪里了,怎么走了这么多步。他说:“我在超市里面逛了一个下午。”

但他有时也口是心非。有一次我问他去不去我们家附近的超市,他很明确地说:“不去!”等我在超市逛了大半天,买完东西去结账的时候,猛回头看到我爸跟在我身后,拿了一瓶辣椒酱,叫我一起结账。

我的瞳孔写满了震惊,回到家以后也没有反应过来。我不知道他是如何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迅速挑好自己想要的东西,又迅速找到我,并且掐着我要结账的点,悄悄跟在身后,而我竟浑然不觉!唯一的解释就是我爸酷爱逛超市,以至于他对我们家附近大大小小的超市的地形、货品摆放的位置达到了如指掌的地步。

晚上我妈回来的时候,问他怎么又买辣椒了,他竟然把锅甩给我,指着我说:“女儿给我买的。”然后我妈就朝我飞过来一记杀伤力极大的眼神——自从我爸检查出高血压,很多食物被我妈列入了黑名单。

然后我妈把那瓶辣椒酱没收了。

我爸有时候嘴馋,会偷偷去挖一勺辣椒酱,埋在碗的下面,然后再去盛饭,米饭把辣椒盖住,我妈就不会发现了。这样几次一罐辣椒快被他偷吃完了,有一回却东窗事发。那天我爸盛了两碗饭,一碗是给自己的,像往常一样偷偷埋着辣椒,一碗是给我妈的,结果他把两碗弄混了,他吃了很久都没有吃到辣椒,正纳闷,突然就看见坐在对面的我妈扒拉着的那碗饭,像白雪皑皑的山顶上忽然火山喷发似的,越吃越往外冒着红乎乎的辣椒油。

我在家里买了个电子秤。有一回站上去称了一下,看到体重数字的时候,我大失所望,叫苦连连。我爸刚好去倒水,端着水杯走过来,侧着身瞄一眼电子秤上的数字,说:“我养的猪又肥了。”

我渐渐长大,不知不觉竟然有了一个追求者。有一回我和这个男孩在我家附近偶遇,在马路边,他追上我的脚步,问我可以去我家坐一坐吗?

我不置可否,当面拒绝似乎不太礼貌。

这时候我爸出现了,他一直知道这个男孩喜欢我。他捏了捏男孩的肩膀,说:“小子,你太瘦了,多吃一点吧。”我爸的语气暗含着不满和挑衅的意味,在他看来,大概是这个男孩瘦弱的身形还不足以承担起保护他心爱的小棉袄的“重责”吧。

后来那个男孩子自然是被我爸吓跑了,自此以后再也没出现。

我要外出求学的前一天,我爸喝醉了。收拾行李的时候,他跟我说:“前两天,我买了两把剃须刀。准备一把送给你弟弟,一把给你。”

“可我是女孩子啊。”

“你可以拿来剃眉毛。”

“没有人会用剃须刀剃眉毛的。”我再三解释,但他非要我带上,还生气地说:“我让你带着你就带着。”

那一刻,我感觉记忆中的那个霸道的爸爸的影子一闪而过,但很快消失不见了。儿时那个威严高大的父亲和此刻拖着臃肿发福的身躯的父亲重叠在一起。但是他的目光已经和从前大不相同了。在他那张泛着酒光的红坨坨的脸上,有一双湿润温和的眼睛,看看我的行李,然后又看看我,什么都没说。

我爸总是做着很矛盾的事情,总说要快点把女儿嫁出去,但心里其实满是不舍。在他眼中,大概说要把我嫁出去这样的话会让他有一种错觉,以为女儿还是那个依附着父亲长不大的小女孩,生活里的一切还需要他安排。但现实是我已经展翅飞翔,并且离他越来越远了。他心里很怕,所以才不断地用这些话语来欺骗自己,让自己心里多一点安慰少一点失落吧。

我凭着一腔热血与年轻气盛,到远方求学,却未曾停步回头感受父母的不舍与悲伤。毕竟时光在我们身上流淌,也在他们身上流淌,时光赋予我们成长,却让他们变得沧桑。

以往生活中的磨砺,在细水长流的岁月里化为他们的一腔柔情。威风凛凛的外表褪去,我看到的是一个很平凡很可爱的父亲。

3 上一篇 放大3 缩小5 默认1       
   01版:头版
   02版:综合
   03版:桃林场
   04版:专刊
我什么都懂
永春人与永春老醋
鼠赋
养娃与养花
霸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