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版:桃林场 上一版3  4下一版  
  2019年7月29日 星期  
返回永春新闻网
当天数字报
搜索: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4 缩小6 默认2       
一院葱茏话春秋
潘敏星 摄

□ 陈兔子

到大院上班忽忽遂至第五个年头,日升月落的天然工厂将每日的生活打包进同一条流水线,周而复始,使人容易忘了春秋,亦不见这一院的葱茏。是的,这里还有满院葱茏自顾自青翠着,只是我们熟视无睹。

但我终于还是注意到了。只需上班时放慢点脚步,下班后也不必急着拂去落在车上的叶,这满院的葱茏确乎用鸟唱蝉鸣于你耳边吟唱春秋。

什么是春?

何时是秋?

我们只道绿芽儿冒出来便是春,黄叶儿落了唤作秋。可《庄子.逍遥游》云:“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以八千岁为秋。”大院里的树们应该没有“大椿”,但它们身上挂的“名片”亦骄傲的彰显自己的年龄足以看轻当下所有风雨。一株树龄上百年的凤凰树就站在大院的正中间,旁边立着两尊一看就很有年头的石狮子,看这站位,显然这个点以前才是衙口街1号的大门,如今只如历史遗物般静默。一片红色的花瓣飘落下来,正好落在石狮子身上开裂的缝隙间,仿佛伤口汩汩血流,石狮子却兀自咧嘴憨笑:“经年累月的伤口早已成不痛不痒的风景。”抬头看看这满树红的花、绿的叶,真像一只振翅欲飞的大凤凰呀,每年的涅槃都是为了来年更加生机勃发地展翅。

还有两株树龄280多年的荔枝树,相传为永春首任知州杜昌丁亲手所植。“成荫十载知能否,留荫他年事有无。”这两株荔枝树仍年年结果,七月的骄阳按时晒红大院的荔枝,惠及后人口福。杜知州若有灵得知,当快慰于心。

再往里走,大院的后半部分几乎被两株大榕树所覆盖。“枝枝相覆盖,叶叶相交通。”蜿蜒相接的枝叶在两栋办公楼之间搭成了个天然绿棚,再毒辣的骄阳被这绿棚过滤一下,洒下来都成温柔的光。树下即是停摩托车的地方,将车交予这绿荫半天,下班来牵车总能得到树的额外“馈赠”,或一片叶,或一颗果,我经常不忍心就将它们拂于冷硬的水泥地上,于是捡放到树根遒劲的土地。再抬头望树,忽然便觉得这树是一条蛟龙的化身,这片片或黄或绿的大叶子即是它身上的鳞片,老化的鳞片掉落,自有新的鳞片再长上,生生不息的力量由这龙爪般的树根起直至树梢,浑身上下透出洒脱生长的快意!那密密垂下的榕须恰如笑看沧桑的长髯,若调皮的伸手轻轻一揪,这树会不会发出爷爷被小孙子逗弄后的哈哈大笑?

还有阔荚合欢、玉兰树等好多我叫不出学名的树们,我还未细细查访它们的底细,便匆匆提笔记下它们给的绿荫、果实,以及一切美好。据说其中有棵树春天时光秃秃不发芽,夏天才可着劲儿冒新绿,被人戏称“不知春”。不知春,于树来说是看淡沧桑的任性洒脱;而我怕自己也“不知春”,辜负这一院龙盘凤舞的郁郁葱葱。

春走,夏尽,秋末,冬远……四季走了又来,岁月的年轮在这片土地上画了一个又一个的圈,无数人在这里登场、谢幕,都说龟龄鹤算漫漫无期,只是人们看不透这悠悠长河里的轮回替换而已。不知春,不知夏,不知秋,不知冬,又如何?这一院的葱茏,笑而不语。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3 缩小5 默认1       
   01版:头版
   02版:综合
   03版:桃林场
   04版:专刊
古街早味
写下即是永恒
岵山荔枝又熟了
梅开二度醉东风
一院葱茏话春秋
观地图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