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版:桃林场 上一版3  4下一版  
  2019年7月29日 星期  
返回永春新闻网
当天数字报
搜索:  
下一篇 4 放大4 缩小6 默认2       
古街早味
潘敏星 摄

□ 蔡金海

六十年代,我还在读三年级,某天轮到我值日,放学打扫完教室回来晚一点,从五里街穿过,肚子饿得不行,就走进爷爷的摊位,叫了一声“爷爷”。

我爷爷,正是古街有名的“桃豆仁粥寿”——蔡长寿。他知道我这么晚还背着书包,肯定肚子饿了。于是,就叫我坐下,盛了一碗花生汤给我吃。古街人都知道这的花生汤好,是远近闻名的小吃,但我却是第一次尝到。当时年龄还小,不觉得什么特别,只作充饥罢了。爷爷当时问我:好吃吗?我说:不饿了。

爷爷十六岁那年,即1916年,就娶山尾林厝的盼娘为妻。当年偕内兄去闯荡南洋,拜师学艺制作花生汤。两年后,因思念唐山妻子,就回到五里街,开始经营花生汤行当。由于刻苦经营,用心钻研,他做的花生汤渐渐在五里街闻名。爷爷选仁必采购惠安沙埔地的钮子仁花生,颗粒大小均匀,少虫蛀,状如观音脸。每日下午备料,先将花生煮一下,见锅底水冒泡欲开未开之际捞起,放在箥箕中,用八棱状的竹筒轻轻脱皮,注意保护仁状,然后清水洗净,放入陶缽(八分量),先用急火煮,再用文火慢炖。柴料最好选荔枝木或杂木燃烧,傍晚后酉时方用粗糠(谷壳)盖住柴火慢慢熬,熬到凌晨三四点起灶。然后就是精制糖甘,制作糖甘要文火,白砂糖煮到起泡沫,用粗纸将糖沫抹掉数次,直至糖水变为金黄色,即为糖甘。然后按比例加入焖好的花生仁再煮开,一钵“香、色、味”齐全的“桃豆仁粥”制成。

将“桃豆仁粥”置于担中风炉上,用生炭火煨着,挑着沉重的摊担,爷爷于每日清晨迈入五里街开市了。小碗5分,大碗1角,香饼5分,面头2分,顾客在早餐或晚点时花上7分或1角,即可享口福。晚上十点许就歇息,卖不完的花生汤从不掺入新的出卖,当即交由奶奶炖冰糖芋,成为另一道名吃,一家人享用。

我爷爷连生五朵金花且早夭,祖母做主,从人贩手里买得九岁儿童,成为我爷养子,他就是我的父亲。即是长子,就跟在爷爷身边帮工作“学徒”。每日起早摸黑要挑水、烧火、砍柴、挑粗糠,买木炭等粗重活。这样,跟爷爷帮工13年,也学会了制作花生汤。父亲二十二岁结婚那年,爷爷给父亲分十五斤大米,两块银元,就另起炉灶。

那时父亲还年轻,有的是力气。一切从头开始,还是操起老本行做花生汤。挑着“桃豆仁粥”担走街串巷,或下周边村庄叫卖,艰难地度过了两个年头。1948年冬,国民党96军过境永春五里街摊派抓壮丁,我父亲那夜不幸被抓,由于爷爷没钱捐交保释金,父亲便被抓往福州马尾准备南逃台湾。当时父亲患病生疽,瘦骨如柴,跟不上行军队伍,半路病倒便被放回。这样,父亲拖着病,一路往南行乞,颠沛跋涉了三个月才回到家。躲过这一劫后为了生计,父亲又操起老本行。他虽不识字,但人很机灵,从爷爷那儿学得手艺,做出的花生汤口味毫不逊色。而爷爷的这一碗花生汤却是炉火纯青,酥烂软糯,喉底生津,成为街坊邻居欲罢不能的美味佳肴。

七十年代初,已是古稀之年的爷爷,得了一场大病,不久仙逝,父亲在1985年“公私合营”改制中,丢掉“桃豆仁粥”担,到五里街粮站吃“皇粮”了。古街这一名小吃从此淡出了人们的日常生活,虽然后来街上也有挂着“花生汤”字眼的早点摊,却已不是古早味了。

1982年冬我结婚那时,我父亲为接待亲朋好友,又露了一手,再次制作了一钵纯正的花生汤,作为喜宴前的点心让亲友分享,我也正儿八经地品尝了一碗祖传的小吃。我问及“桃豆仁粥”做法,父亲详细讲述了制作过程,最后淡淡对我说了句:“要好吃,就要不怕耽工(费时)。”

从前的日子很艰难也很慢,那时候的一碗小吃里有一个养家糊口的人,为了营生的满满用心。那一碗一碗起早贪黑的“桃豆仁粥”是我家的一项生计,也是古街人们,苦难日子里的一点甜。

下一篇 4 放大3 缩小5 默认1       
   01版:头版
   02版:综合
   03版:桃林场
   04版:专刊
古街早味
写下即是永恒
岵山荔枝又熟了
梅开二度醉东风
一院葱茏话春秋
观地图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