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版:头版 4下一版  
  2019年6月10日 星期  
返回永春新闻网
当天数字报
搜索: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4 缩小6 默认2       
5月31日,《新华每日电讯》刊发了《“香都”永春》一文,详细介绍了我县香产业的发展历史、技艺传承、创意创新等情况。现全文转载,以飨读者。
“香都”永春

“孟夏草木长,绕屋树扶疏。”走进闽南山区永春县达埔镇汉口村,空气中流动着香料特有的芬芳,临溪而建的一排排石头厝里香粉飞舞,一群赤膊汉子挥舞双臂,将沾过水的竹签放入香粉中来回搓捻,顿时竹签上裹满了均匀的香粉。不一会儿,制香人黝黑的肌肤和面庞沾满了亮红的香粉。

行至高处,一条木栈道将各家屋顶连成晒香场,密密麻麻铺满了金色和红色的篾香,远远望去俨然一幅色彩浓烈的油画。千百年来,一束束篾香从这里出发,前往海内外的宫殿庙堂及寻常百姓家,为这座南方小县赢得了“中国香都”的美誉。

祖籍永春的“乡愁”诗人余光中评价永春篾香说:“香始于嗅觉而通于文化,文化之芬芳赖美名以传,制香业者实功同蜜蜂,泽被人群。”

宋元时期踏海而来的阿拉伯香料,与中国传统香文化在这里相遇,孕育出独有的芬芳并相传至今。永春篾香,是中原文明与海洋文明的因缘际会,却成就了中西文明碰撞交汇的璀璨结晶。

经过300多年的洗礼传承,永春香发展出别具一格的制香技艺,2017年被列入福建省第五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永春篾香在全国香制品产区中率先取得地理标志产品保护,与厦门、广东新会、河北古城并称为“中国四大制香基地”。

交融

“人之喜香,如花之向阳。”中华香文化的起源可追溯至先秦时期。春秋战国时期,中国人就对香料植物有了直接的利用,如焚烧艾蒿,佩戴兰草等,“香气养性”的观念已初步形成,为后世香文化的发展奠定了重要基础。

《诗经》《楚辞》《山海经》等作品中有大量歌咏香草的内容,屈原在《离骚》中提及的香料有18种之多:“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以香草为饰自喻品德高洁;“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以兰蕙为粮,以菊充饥,表明自己忠贞不变的情操。

秦汉时期,随着汉武帝大规模开边,通西域,统南越,开海路,域外香料沿着海陆丝绸之路大量进入中国,成为贵族生活特有的点缀。隋唐以后,随着香料价格降低,以及六朝以来佛、道等宗教大发展,香文化走向普及,用香也进入朝廷礼制。

进入宋元时期,香药大量进口,文人不仅用香、制香,还研究香药及合香之法,达官贵人相聚品香成为一门艺术,确定了沉檀龙麝等四大名香。宋代的市井生活中,随时可见香的影子。《清明上河图》中多处描绘了与香有关的景象,其中一家香铺门前写有“刘佳上色沉檀拣香”字样,盖指“刘家上等沉香、檀香、乳香”也。

宋元时期的泉州是“东方第一大港”,与埃及亚历山大港齐名。在“涨海声中万国商”的盛景中,定居泉州的阿拉伯人后裔蒲寿庚家族带来异国制香技艺,并依托雄厚的海上实力,垄断泉州香料海外贸易近30年,史籍载“以善贾往来海上,致产巨万,家僮数千”。

明清时期,行香深入日常生活,香案、香几成为文房清玩的典型陈设。明宣德三年,宣宗皇帝曾亲自督办,差遣技艺高超的工匠,利用真腊(今柬埔寨)进贡的几万斤黄铜,另加入大量金银珠宝一并精工冶炼,制造了一批盖世绝伦的铜制香炉,这就是流传后世的“宣德炉”。

清顺治三年(1646年),闽南沿海大乱,蒲寿庚的后代蒲世茂为躲避战火,迁居永春达埔镇汉口村,蒲氏家传制香技艺也随之传入。中西文明因而在此交汇,令这座名不见经传的山区小县在中华香文化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永春古称桃源,地处泉州西北部、晋江上游、戴云山南脉,五代后唐长兴四年(公元933年)置县,迄今已一千多年历史。“清水一湾舞白鹤,风光两岸映桃源。”余光中笔下的故乡风光旖旎,一湾桃溪穿城而过,串起了村居和市镇,犹如一幅徐徐展开的山水画卷。

魏晋南北朝时期,中原战乱不断,大量士族南奔,史称“衣冠南渡”。一部分南迁的中原人沿着晋江水往上游桃溪逐渐发展。随着一批批中原垦荒者的到来,中原文明包括香文化也随之传入永春。

“万紫千红花不谢,冬暖夏凉四序春”,四季如春的风华,是大自然对永春这座千年古城的馈赠。这里物产丰饶,永春芦柑、永春佛手茶、永春老醋等特产闻名天下。而篾香,则让永春与海外诸国产生了更紧密的关联。

蒲氏入永后,业务从原先的经营香料发展到制作篾香。依托当地丰富的竹资源,蒲氏以细小的竹篾为骨,将异域香料研成粉末后涂于篾骨,是为永春篾香。蒲氏将制香手艺传授给了广大乡亲,永春的制香史由此开启。

对于阿拉伯先祖的历史,今年64岁的蒲氏后人蒲良宫已经无从得知,但小时候在古籍上看到的“豆芽般的文字”依然让他印象深刻,而祖传的制香技艺,真切地将他和跨海而来的阿拉伯先祖们连接起来。

三百多年来,虽扎根山间,永春香依然向海而生。蒲良宫说,为了得到更好的香料,爷爷蒲树礼让父亲蒲其木去越南开设“蒲庆兰香室”分店,将当地采集的沉香、肉桂等香料,运到总店进行配制生产,再销往东南亚、日本、欧洲等地。

如今,行走在永春的街头巷陌,仍能瞥见当初“满城飘香”的盛景。在蒲良宫看来,香在民间的盛行,与宗教信俗息息相关。泉州古称佛国,无论是祈祷神明,或是祭先供圣,都离不开三炷清香。“香烟缭绕通九界”,执香在手,信众就有了与神明沟通的天梯。

香传

蒲良宫的名字在闽南语中读音与“良姜”相同,这是制香的一种原料,而他的孙女,同样以沉香中的一种珍品——奇楠为名。

“以香为名”是蒲氏家族的世代传统,这背后是对手艺传承的使命感。“我们祖祖辈辈有一个理念,不管赚多赚少,都要把老祖宗的技艺传承下去。”蒲良宫说,在蒲家,5岁接触香料,9岁学习制香……每一代人几乎都是遵循这样的步伐走来。

回忆9岁初学制香的情形,蒲良宫说,当时祖母把竹锅刷作为练习用的篾香,将手柄一截去掉,两三个刷子的细丝并在一起,就成了一束香。“每天上学回来就练习展香、抡香,时间一长关节酸痛是常有的事。”

永春篾香讲究“手艺”。沾水打底、展香、抡香、切香、染香、晒香、跺香……一尺长的篾香背后,是十多道工序的层层叠加。

作为家族第17代传人,蒲良宫对这套工艺信手拈来:将篾香呈扇形展开,用右臂搂住香枝,左手在上拨动,让香枝呈圆形转动相互摩擦,使每一支香更加饱满、圆润——这道工序,称作“抡香”。

末了,蒲良宫不忘展示制香人的乐趣:他将一捆篾香扎成一束,往地上轻掷,落地后用双手轻扭香束使之自然摊开,篾香便像一朵花一样绽放开来,让人赏心悦目——这一传统的晒香方法叫“掷香花”。 下转第2版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3 缩小5 默认1       
   01版:头版
   02版:综合
   03版:桃林场
   04版:专刊
优化营商环境 促进经济发展
重拳打击非法盗采 力促企业转型升级
政声
“香都”永春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