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版:桃林场 上一版3  4下一版  
  2019年5月13日 星期  
返回永春新闻网
当天数字报
搜索: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4 缩小6 默认2       
母爱的味道

□ 袁道霞

新的一年,换了新的工作,我从工作十年的矿山来到了海边。不一样的风景,不一样的开始。置身在一片陌生里,我不禁回想起年前的一个午后。

快递员打来电话说:“你的快递到了,重重的一箱,是食品,要尽快来取。”我一听就猜到是母亲从湖北寄来的腊制品。不是说好只寄一点点吗?我不禁心生埋怨,大概那沉沉的一箱在母亲眼里也就只是一点点吧!

打开快递箱子,一份份、一袋袋,码得满满的,除了腊鱼、腊鸡、腊肠以外,还有我爱吃的麻糖、糍粑和金枣,那些都是年关才制备的吃食。自从我嫁到福建以后,逢上不回老家的春节,母亲总要给我寄些家乡的年货,让我感受家乡的“年味”。

这天,我取了一只腊鸡来煮,才端上桌娃儿就迫不及待地举筷开食,还用夸张的语调称赞:“妈妈做的菜真是太好吃了!”这句不经心的话语,莫名地勾起了我对一些往事的回忆。

上小学那会儿,父母进城务工,我被留在乡下。虽是留守儿童,却感觉乡村才是适合自己成长的地方。从小不点时跟在大孩子们后面捉鱼抓鸟,到大一点同伙伴们满村满乡乱串,日子倒自在又充实。

约莫10岁时,逛完了乡里的大街小巷,串完了伙伴们稍远的亲戚家,我和伙伴们开始向往更远的地方。我想到了我在县城有个“家”,在一个周末,我们骑着叮当作响的自行车出发了。

一路上,我们你追我赶,骑一段歇一段,没有人打退堂鼓,谁都不想当伙伴眼中的“胆小鬼”。那时,我们的世界里没有坏人,最坏的人就是好抢东西的阿飞,气不过与他打上一架,世界就又太平了。

正午时分,我们顺顺当当地抵达我在县城的“家”。当我在围墙外叫“妈妈”时,着实把母亲吓了一跳,那成了我道不尽的得意。

母亲一边听我们大肆吹嘘,一边给我们这些“稀客”煮稀饭。初冬时候,院子里的晾衣绳上挂着许多S形铁钩,少量的铁钩上吊挂着腊制品。妈妈取下一只还没晒干的还称不上“腊鸡”的鸡,给我们炖了一锅。

热气腾腾的“腊鸡炖胡萝卜”端上来,飘散出沁人的香气,我们一个个大吞口水,急急地下筷,急急地往嘴里塞,那味道真香、真甜。

腊鸡炖胡萝卜,在家乡是一道过年必备菜。不知道是饥饿还是别的什么原因,那天那顿“腊鸡炖胡萝卜”特别好吃。后来我渐渐懂得,世间的每一位母亲都有一项绝技,那就是能用一些普通的家常菜久久地牵动儿女的心。

此时,看着眼前娃儿大快朵颐吃着我做的菜,我想,他必定尝到了另一种年的味道,慢慢也定会尝出母爱的味道。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3 缩小5 默认1       
   01版:头版
   02版:综合
   03版:桃林场
   04版:专刊
慈母心
母亲
家有时尚老妈
母爱的味道
我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