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版:桃林场 上一版3  4下一版  
  2019年5月13日 星期  
返回永春新闻网
当天数字报
搜索:  
3 上一篇 放大4 缩小6 默认2       
我的母亲

□ 蔡金海

我的母亲,今年九十虚岁了;母亲老了,但她的头发黑而有光,柔软如青丝一般。

母亲出生在大鹏山麓右山岗下的大羽村,是永春白鹤拳的发源地。那年的冬天,未满十六岁的母亲,那种幼稚、青涩的豆蔻年华,却被花轿抬进五里街十三阶脚的和义堂厝,和父亲拜堂结婚了。

她,经历了太多的酸甜苦辣。她年轻时好比一朵鲜花,宛如荷塘里出泥的荷花,亭亭玉立,朴质秀气。从嫁入蔡厝,她就开始了一生清贫的生活;过着年轻时所不可能有的另类幸福。母亲十八岁开始生育,每隔二三年生一胎,接二连三哺育了五男三女,方才休生养息。她回味年轻,常挂在嘴边的话是:多子多磨乐。静下心来,母亲仔细回忆,真是苦甜参半。苦的是柴米油盐茫然四顾,家务繁多,操心劳累;甜的是子女成群,其乐融融,人行正道,健康成长。

记得有一次,寒冬腊月,母亲提着被套和一大堆孩子的衣服,来到小溪仔三板桥下,趟在冰冷刺骨的溪水里,洗涤衣服,一洗就是半天;我刚读小学二年级,放学回家,不见母亲,便跑到溪边寻觅,看见母亲纤白的双手,薄薄的身体,正挽起裤脚,站在冷冽的溪水里,弯着腰在洗漂衣物。我喊了一声“妈妈”。她高兴地回头一望,艰难地挺直腰板说:来搭把手。我跑下去帮她拧水,方知道水冽得寒骨。那被套含水量多,很重,沉沉的,两个瘦小的双手吃力对拉,终于拧干了被套的水。这时,我也觉悟,当妈的要哺育和拉扯八个子女的不易和艰辛。

人的归属总是家,家才是心灵的港湾。1975年我上山下乡去湖洋公社锦溪村。有一次回家,母亲看见我回来,非常高兴,转而又伤心地说:你瘦多了。她边问长问短,边洗锅起火,又去邻居桃婶借一粒鸡蛋,不久,煮了一大碗鸡蛋米粉汤,我吃得心里头热乎乎的。过两三天我要回乡的时候,她知道我那边艰苦,就煮一罐掺肉的咸菜让我带去。后来我才知道,那两元的肉钱是她平时省吃俭用的“私房钱”买的,想起这份母爱,我的眼泪又来了。母子,是一份刻骨铭心的爱和一生无法释怀的恩情。我一直记得父亲生前说过的一句话:你母亲一生不容易,生了一肚子的儿女,有机会要好好孝顺她。我一直记在心里。

母亲在,家就在。当她过完米寿后,日渐苍老,是另一种生活;我不能没有她,她不能没有我。偶尔不得闲,三天没有回家时,母亲就倚在门楣边,朝着路口望,嘴上唠叨着:怎么还没来呀——这时,似乎心有灵犀,我就会出现在眼前;她双眸一亮,是那样的喜悦和快乐;彼此间,是那样的在乎,是那样的稀罕。当我要分别时,她就依依不舍,目送到围墙外,回首的片刻,我的眼角挂着眼泪了。

母亲哟,有你在那儿,我的梦再多再远,我会在你身边,会常在你身边。以后的日子,需要我们的健康和努力,来陪伴母亲的苍老,让她忘记唠叨,忘记岁月,在幸福的晚年,陪她慢慢老去……

3 上一篇 放大3 缩小5 默认1       
   01版:头版
   02版:综合
   03版:桃林场
   04版:专刊
慈母心
母亲
家有时尚老妈
母爱的味道
我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