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版:头版 4下一版  
  2019年5月13日 星期  
返回永春新闻网
当天数字报
搜索: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4 缩小6 默认2       
编者按:日前,《半月谈内部版》2019年第5期刊发了《永春篾香,一曲“水与火之歌”》一文,对我县香文化产业的历史渊源、发展现状及在“一带一路”发展战略中的重要作用进行深度报道。现原文转载,以飨读者。
永春篾香,一曲“水与火之歌”

空气中流动着香料特有的芬芳,一条木栈道将各家屋顶连成晒香场,密密麻麻铺满了金色和红色的篾香,远远望去俨然一幅色彩浓烈的油画——

这里,是有着“中国香都”美誉的福建永春,由此走出的篾香,将遍布海内外的宫殿庙堂及寻常百姓家。

时光流转千年,燃于“火”中的永春篾香与“水”有着不解之缘。

自宋元时期跟随阿拉伯商人从海上而来,到向海而生,一尺长的篾香浓缩着万里海丝路。即使在今天,点燃一支香,人们依然能在袅袅余烟中感受到当年踏浪而来的点点商船,以及浩渺烟波中弥漫的异国芬芳。

因水而生,如火生生不息。永春篾香,是一曲“水与火之歌”。

海上来客

以细小的竹篾为骨,香料研成粉末后涂于篾骨而成,是一种选用上等芳香物和中药材配制后供人点燃的名贵香料——位于永春达埔镇的香都博物馆,如此阐述篾香的含义。

永春篾香是东西方文明交汇的产物。宋元时期的泉州是东方第一大港、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在“涨海声中万国商”的盛景中,定居泉州的阿拉伯人后裔蒲寿庚家族带来当地制香技艺,并依托雄厚的海上实力,垄断泉州香料海外贸易近30年。

对于阿拉伯先祖的历史,今年65岁的蒲氏后人蒲良宫已经无从得知,但小时候在古籍上看到的“豆芽般的文字”依然让他印象深刻。

“1646年,我们家族从晋江东石迁居永春达埔镇汉口村,业务从原先的经营香料发展到制作篾香。” 蒲良宫说,家族将制香手艺传授给了广大乡亲,由此永春的制香史得以开启。

此后的岁月里,虽扎根山间,永春香依然向海而生。

蒲良宫回忆,为了得到更好的香料,爷爷蒲树礼曾让父亲去越南开设“蒲庆兰香室”分店,将当地采集的沉香、肉桂等香料,运到总店进行配制生产,再销往东南亚、日本、欧洲等地。

事实上,早在蒲寿庚之前,香与丝路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秦汉时期,作为雄踞东方的强大帝国,域外香料大量进入中国,彼时香只是贵族生活特有的点缀。进入宋元时期,香药大量进口,文人不仅用香、制香,还研究香药及合香之法,达官贵人相聚品香成为一门艺术。

行走在永春的街头巷尾,仍能瞥见当初“满城飘香”的盛景。在五里街镇吾边村的湖安岩,斑驳的门壁上,“香国”二字清晰可见。

在蒲良宫看来,香在民间的盛行,与宗教信仰息息相关。泉州古称佛国,无论是祈祷神明,或是祭先供圣,都离不开三炷清香。“香烟缭绕通九界”,因此,永春出口的香广泛流传于海丝沿线的佛教国家。据悉,在东南亚地区,每销售3根香就有1根由永春生产。

薪火“香”传

蒲良宫的名字在闽南语中读音与“良姜”相同,这是制香的一种原料,而他的孙女,同样以沉香中的一种珍品——奇楠为名。

“以香为名”是蒲氏家族的世代传统,背后是传承手艺的使命感。 下转第2版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3 缩小5 默认1       
   01版:头版
   02版:综合
   03版:桃林场
   04版:专刊
统筹各方力量 解民忧促稳定
加强学习抓落实 压实责任谋发展
高站位深化认识 出重拳确保成效
政声
永春篾香,一曲“水与火之歌”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