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版:桃林场 上一版3  4下一版  
  2019年3月11日 星期  
返回永春新闻网
当天数字报
搜索:  
3 上一篇 放大4 缩小6 默认2       
咋就那么“直”呢?

□ 陈晓玲

“直”。

在二十岁时,我颇有好感的一个男生给我这样的评价。看着他的嘴一开一合,送出这个字来,我心里就凉凉了。哪个妙龄少女愿意被人家评价为“直”呢?难道不漂亮?不温柔?不婉约?而竟是“直”!

——傻不楞登,横冲直撞,一览无余,没有韵致的“直”?苏州园林的精妙之处,就在于曲径通幽、叠山理水,就算是普通的传统民居,还得有面影壁遮挡一下视线,而一个青春期的女孩子怎么可以“直”呢?!

时至今日,反思了一下,人家说得还真没错。

记得初中二年级时,参加“雷锋故事演讲比赛”,我自认为讲得声情并茂、感人肺腑,结果得一等奖的是老师的女儿。领了奖状回到班级的队列里,我就把奖状给撕了,表示对屈居次位的不满。现在想来,得一等奖的是实至名归,我也并没有自认为的那么优秀。

在师范二年级时,老师创作了一个歌颂新校区的快板,指定让我上台表演,可当时我那很“直”的一根筋又探头探脑,本能地排斥“快板”这种表演形式,我是“小仙女”本仙,怎么可以喜兴地高声说:“竹板这么一打呀,别的咱不夸”呢?于是我任凭老师磨破嘴皮,拼死不从。后来,我自己写了一篇演讲稿,把新校园里的种种不文明现象抨击了一通。

若说年少时的“直”,是表达“我不乐意”,那么,工作后,则更多表达“我不愿意”。

时有同事痛心疾首地指出,你看着好像挺聪慧的,怎么常常犯傻呢?我内心小声地说,这就是藏在口袋里的那根“直直”的针,如果不露出来扎别人那么一下,就要弄痛我自己呀。看见不合理的事情想要发声,看见不真诚的人想要戳破他的伪装,看见个别公众号只顾着圈钱圈粉、内容却错漏百出,就忍不住想要质疑。

虽然,我明知成年人的哲学是四十岁的中年家庭妇女就应该锋芒内敛,作一枚圆融的鹅卵石,卧在河床底部,看水的载歌载舞,一味地静默。成为“沉默的大多数”,是安全的,也是比较容易的。但是,融入这样的大多数,会让我觉得自己的生命不再迸发一丝火星,没有热情、无滋无味。

小时候,我和哥哥偶尔会被寄养在别人家里几天,已会察言观色的小娃娃总能被夸乖巧懂事。初中第一年,住在外婆家,我明白不能像在父母膝下那样撒娇任性,所以更多表现“讨好型人格”,愿意附和别人,害怕正面冲突。然而,曲意逢迎的另一面,是对直抒胸臆的更强烈渴望,终于“乖乖女”的标签被慢慢揭下,可以不完美,但至少要真实。曾有老同学说,撕奖状时的我好像自带高光,但我明白那并不是真正的高光时刻,拿一张更有份量的奖状时,才是。于是,其后第四年,我参加全省师范生普通话比赛,拿了朗诵和即兴演讲两个一等奖。

现在,我更愿意把当年“直”的评价当作一种褒扬。“直”再加两笔就是“真”,真后面就跟着善和美。真善美,不正是你我该有的追求吗?我想,把人和人区分开来的,除了出身、贫富、文化程度这些世俗的、外化的标准,应该还有追求这个精神的、内化的标准吧。或者,后者更为重要。

就让我尽力保持“直”的勇气与能力吧。如果要低头,我希望是为了草地上迸发的新绿、孩子如花的笑靥;如果要仰面,我希望是为了星辰、月光和冬日的暖阳。

如果你问我:“直”的底气从何而来?

无他,欲望愈少,身体愈轻盈,精神愈自由。

3 上一篇 放大3 缩小5 默认1       
   01版:头版
   02版:综合
   03版:桃林场
   04版:专刊
卑微于一棵树前
留在记忆里的芬芳
永春漆篮——竹篮打水水不漏
文庙,永春的精神家园
咋就那么“直”呢?